值得信賴的專業

唾液中神奇的抗菌蛋白:P113+通過二期臨床試驗

20 Views

還記得小時候,一些小傷口跟蚊蟲叮咬,阿嬤說口水塗一塗就有用。原因是唾液中含有溶菌酶、組蛋白等抗菌物質,可殺死細菌。然而口中含有抗菌物質這樣就百毒不侵了嗎?

話說專技牙醫學有一道考題是這麼寫的,在口腔中除了免疫球蛋白之外,尚有許多成分是具有抗菌能力如:histidine-rich protein、proline-rich peptides等,對最常引起齲齒的轉醣鏈球菌(mutans streptococci)和白色念珠菌(Candida albicans)在口腔的生長有抑制作用,這些成分源自於何者?答案是…

唾液腺之分泌物

人體消化道從頭至尾,無處不與細菌共存共生,探究唾液的成分,除了水佔98%外,其中不乏許多重要物質,包括電解質、黏液、抗菌物質以及多種酶,提供許多好處,例如:維持口腔健康、幫助消化、方便吞嚥、味覺激素等作用。維持口腔健康更是倚賴唾液腺分泌物達到抗菌的作用,但新生兒以及熟齡族群都是口腔健康較危險的族群,主因為新生兒唾液腺發育不全以及年老腮腺開始萎縮,導致口腔分泌物跟激素逐漸減少,也讓口腔病菌有機可乘,而這點就是國人應更加重視的保健新觀念。

唾液腺分泌物內含多種物質,其中IgA(免疫球蛋白)、乳鐵蛋白、抗菌蛋白、多種酶以及過氧化酶都有抗菌作用,而抗菌蛋白以「histidine-rich protein」及「proline-rich peptides」最為人熟知,且Histidine組胺酸在歐美日本各國都有悠久的研究歷史,根據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的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及科學人多篇期刊研究指出,histatin 5(唾液腺分泌出的一種histidine-rich protein)對於 Porphyromonas gingivalis(牙齦卟啉單胞菌)及Candida albicans(白色念珠菌)有特別的結合力,進而破壞細胞膜及酵素運作,可以讓細菌真菌死亡,甚至在二期臨床數據顯示可以減緩牙齦出血、牙齦炎等問題,且臨床使用被證實是安全的。

P113+是什麼?

抑菌蛋白成分P113+在1999年美國波士頓大學教授Dr. Oppenheim (Dr. O) 於實驗中偶然發現,萃取於人體唾液細胞的抑菌蛋白。P113+為12個氨基酸組成高度抑菌活性胜肽片段其一端即為Histidine 5,目前已有超過八百例無過敏及無刺激反應,P113+通過了美國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認可,證實P113+為低致敏性、無細胞毒性、對人體皮膚及口腔黏膜皆不具刺激性,臨床也持續在以藥劑型式去對抗口腔中真菌的感染。

2002年一篇發表在臨床牙周病學雜誌的隨機雙盲二期臨床研究,收錄294名健康受試者,研究中要求受試者避免任何口腔清潔(例如刷牙、牙線或本研提供以外的漱口水),隨機分成三組,分別使用0.01% P113+漱口水、0.03% P113+漱口水或安慰劑,每天早晚各一次,持續四周。研究結果顯示,連續使用22天後,在牙齦流血的狀況有明顯的改善,另一方面,該研究深入分析,如果受試者試驗一開始牙齦指數(gingival index scores)≥0.75,使用P113+漱口水的幫助更為明顯,能明顯改善牙齦流血牙齦指數菌斑指数(plaque index)(p,0.05)。安全度方面,試驗過程沒有產生相關的副作用,對於牙齦上菌叢也沒有不利的變化,顯示P113+漱口水的高度安全性。

現有的口腔保健與抗菌蛋白的差異?

現有的口腔保健大多強調兩個方向:清潔及殺菌,清潔不外乎是以物理性的牙刷、牙膏、牙線的方式;而殺菌則多以三氯沙(Triclosan)、氯己定(Chlorhexidine)、酒精等成分使用,專業牙醫師在使用上都必須嚴謹規範濃度不能超標,嚴重口腔疾病患者甚至用藥性成分做治療使用,但其全球有多數長期使用的患者發現,副作用多有口腔黏膜變少、唾液分泌減少、味覺可能改變及退化,因此抗菌蛋白用在口腔保健品相較下就較安全、不刺激且低致敏性,更有國內最新研究顯示,每天接觸使用更能夠增加好菌的保留性。

另一方面,由於近年抗生素及免疫抑制劑大量用作治療使用,尤其愛滋病患者的口腔念珠菌病的發病率急遽上升,已出現大量的抗菌病株,且現有的抗真菌藥物副作用較大,因此急需找出一種具較強的抗菌作用又對人體沒有損害的物質,P113+抗菌蛋白是源自於人體的多胜肽,在人體的非免疫防禦系統中自然漸漸被重視,除了二期臨床已在愛滋病患的治療使用,目前在國內也有相當技術純化、穩定,並應用在漱口水的劑型供一般名眾使用,而且在知名大廠的分子技術菌相研究上,已確定多達40多種的細菌、真菌都有抗菌作用,未來定會以安全且更廣泛應用在藥物及衛生保健。

參考文獻

  1. Clinical and microbial evaluation of a histatin-containing mouthrinse in humans with experimental gingivitis: a phase-2 multi-center study. J Clin Periodontol. 2002 Feb;29(2):168-76. 
  2. Histatin 5 binds to Porphyromonas gingivalis hemagglutinin B (HagB) and alters HagB-induced chemokine responses. Sci Rep. 2014; 4: 3904.
  3. The Influence of Histatin 5 on Candida albicans Mitochondrial Protein Expression Assessed by Quantitative Mass Spectrometry.  J Proteome Res. 2011 February 4; 10(2): 646–655.
  4. Jorma Tenovuo: Antimicrobial Agents in Saliva—Protection for the Whole Body.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2002, 81(12):807-809
  5. Page 928 in: Walter F., PhD. Boron. Medical Physiology: A Cellular And Molecular Approaoch. Elsevier/Saunders. 2003: 1300. ISBN 1-4160-2328-3.
  6. Efficacy of a novel antimicrobial peptide against periodontal pathogens in both planktonic and polymicrobial biofilm states. Acta Biomater. 2015 Oct;25:150-61.
Share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