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信賴的專業

穀胱甘肽(Glutathione),保肝聖品?

20 Views

台灣護肝保健食品,琳瑯滿目,打開電視、廣播常常會接受到各種「神奇」的保肝妙方。今天想與大家分享的成分,就是最近很夯的「穀胱甘肽」(Glutathione),許多美白抗氧化的產品都會添加此成分,那穀胱甘肽在保肝的角色上,真有效果嗎?

穀胱甘肽(Glutathione)是什麼?

生活中充斥著各種毒素,而人體究竟是如何解毒的,大家一定馬上聯想到肝臟,而肝臟所扮演的解毒角色中,穀胱甘胺酸(Glutathione)則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穀胱甘胺酸又簡稱為GSH,是肝臟解毒過程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本身是強力抗氧化劑),GSH是合成具解毒性抗氧化酵素,如穀胱甘胺酸過氧化酵素(glutathione peroxidase),一種同時含硒的抗氧化酵素,人體在面對多種毒素,如農藥、乙醯胺酚等中毒時,會促使肝臟中的GSH快速耗盡,進而快速的破壞肝細胞引發急性肝衰竭。另外穀胱甘胺酸在人體免疫功能上,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體內足夠的GSH濃度,能夠提高免疫系統對抗各種疾病,尤其是接受治療中的癌症患者,GSH能夠提高人體免疫系統對抗癌細胞的能力。

簡單來說,GSH在體內扮演三個功能:
1.強力的抗氧化劑:它自己本身能清除自由質外,更重要的它是整個抗氧化系統的樞紐,其他的抗氧化劑如維生素C、E、硫辛酸都需要有足夠的GSH,才能中和自由基.
2.優越的解毒劑:GSH大量存在於肝臟中,幫助排除我們每天接觸的毒素,如菸害,輻射線,藥物殘餘,重金屬,農藥等。
3.免疫力調節劑:免疫反應(淋巴球的活性)的好與否,與GSH的含量息息相關,有實驗證實,當GSH的量下降到只剩七成時,免疫反應就完全失效。

口服補充穀胱甘胺酸,可能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穀胱甘胺酸(簡稱GSH)是一種短鏈的胜肽(小段的蛋白質),口服穀胱甘肽到胃部就會被胃酸及專門分解蛋白質的胃蛋白酶給分解,最後進入消化系統的只是一些分解後的胺基酸,與吃進魚肉蛋奶等蛋白質食物並無兩樣,GSH原本的結構及功能則不復存在,GSH即使直接進入腸道中,也會被肝臟及小腸所分泌的gamma-glutamyl transferase酵素所分解,因此在口服或腸道灌食GSH,提高血液中的GSH濃度的效果不佳。(新文獻已證實口服GSH可以吸收)

人體自行合成穀胱甘胺酸是唯一能夠提高GSH濃度的途徑

穀胱甘胺酸由「穀氨酸Glutamate」、「半胱氨酸Cysteine」、「甘氨酸Glycine」組合而成,而穀氧酸與甘氨酸都是非常容易從飲食中獲得的,它們都在等的半胱氨酸的進入以製造GSH。半胱胺酸並非必須胺基酸,是可以由甲硫胺酸所轉換而得(但在GSH大量耗損時,須額外補充才足夠),但由於半胱胺酸的結構並不穩定,吸收及轉換成GSH的效率並不高,所以補充半胱胺酸,並不能明顯或快速的提高體內穀胱甘胺酸(GSH)的濃度,尤其對於急需提高GSH濃度來達到解毒效果的病人來說,並不能發揮令人滿意的效果。

乙醯化的半胱胺酸(N-Acetyl Cystein,簡稱NAC)則能在人體內快速有效率的轉化成穀胱甘胺酸,在臨床上被使用於乙醯胺酚(acetaminophen),一種廣被使用的止痛退燒藥的解毒劑,服用過量或長期高劑量服用乙醯胺酚可能造成嚴重肝毒性,對於原本肝機能不佳的患者還可能引發猛爆性肝炎,主要是因為高劑量乙醯胺酚會耗盡肝臟中的GSH,導致肝細胞壞死,高劑量的補充NAC能夠在0.5-1小時內,快速提高肝臟的GSH濃度,有效的挽回中毒者的生命,避免肝細胞的急性傷害。另一個NAC的常見用途,就是化痰作用,醫師常開立的化痰粉即是Acetylcysteine的成分。使用於解毒或疾病治療上,NAC的補充劑量為每天600-1800毫克不等,超過600毫克時,必須分次服用,對於一般人或慢性病患者的保養,每天只需補充150-600毫克

《補充NAC須注意的事項》:
1.可能會影響消化性潰瘍患者的治療,如有此方面問題者,最好能避免服用NAC或在治療痊癒後再補充。
2.避免硝化甘油同時服用,NAC可能強化硝化甘油所可能造成的頭痛副作用。
3.對蛋白質過敏者,避免使用

結論

現今標榜高單位「穀胱甘肽」的產品,不管用在什麼用途,經口服後,提升GSH的效果根本微乎其微,更別說保護肝臟了。而市面上有許多不同的產品標謗提升GSH的作用或保肝效果,微笑藥師網在此呼籲讀者,不管挑選什麼保健產品,都須考量「吸收」、「劑量」的問題,而不是什麼東西好,就直接吞下肚。(新文獻已證實口服GSH可以吸收,而且口服GSH具有皮膚美白及提升免疫的作用)

Share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